快捷搜索:  as  xxx

连培养出的弟子都可战宗师而老者却气血衰退

 
    “你们连雷千绝和陈北玄都没听说过?不会是哪个武道世家或门派的新人弟子吧?”老者看出几人的疑惑,不由皱眉道。
 
    武道世界?门派?怎么听起来像电视里面的?这都现代社会了,还有这些东西?
 
    楚州众人面面相觑。倒是张雨萌脑袋激灵,灵光一闪道:
 
    “是的是的啊,我们的师父是楚州威盛武馆的馆主郭威。”
 
    威盛武馆是楚州最有名的武馆,郭馆主在楚州本地,也是知名人物。
 
    “郭威...好像听过,似乎是形意门的武者吧。”老者想了半天,才有些迟疑的点点头。内劲武者本来就少,郭威修炼到内劲小成,在形意门也算小有名气。
 
    “既然是郭威的弟子,那就不是外人了。我这一脉,和形意一脉有些交情。”老者脸上总算绽放出一丝笑容。“不过看你们一个个松松垮垮的样子,不要说内劲了,恐怕连基础的形意拳架都还没练出来吧。”
 
    “嘿嘿。”楚州众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。
 
    他们中,最多有一两人练过几年跆拳道、空手道,接触正规武术的寥寥无几,最多也就听过太极拳这样比较有名的拳种,连形意拳都知道的比较少,更不用说内劲了。
 
    “老爷爷,您说的内劲是什么呢?”张雨萌首先奇怪问道。
 
    她长相可爱,人美声甜,最擅长讨大爷大妈们喜欢。
 
    “你们连内劲都不知道?郭威莫非还没教你们?”老者狐疑的扫视众人一眼。
 
    但想到这片水域已经被陆家封锁,一般人也进不来。更何况能报出郭威名号的,应该和武道界有些牵连。于是摇头叹息道:“罢了罢了,就当老头子今天给你们开堂课。哪怕我现在不告诉你们,以后你们师父也会说的。”
 
    “所谓内劲,指的是体内诞生的气劲,这股气劲通过修炼而成。运转在体内,能让武者奔跑如快马,力能扛鼎,有千钧之力。一般十几二十个人都非武者的对手。”老者指点江山道。“你们若是看过武侠电视、,和上面的内功差不多。”
 
    “啊?那岂不是说,相当于武林高手了?我们这世界还有这样的存在?”杨超惊呼出来。
 
    许蓉妃、张雨萌等等也纷纷不信,连李易晨和韩少也都皱眉。只有姜初然一惊,想起自己曾在云雾山顶,看到陈凡挥手招龙的景象。
 
    ‘那是内劲还是法术?难道陈凡是个内劲高手?’姜初然疑惑。
 
    “呵呵,你们师父郭威,就是内劲小成的武者,他一掌能把防盗门都打穿。”老者一边说着,眼中却闪过一丝不屑。
 
    姜初然敏锐把握到,于是轻声问道:“那爷爷的武道,肯定要比我们馆主更厉害了?”
 
    老者笑而不语,他旁边虎头虎脑的小孙子早跳起来道:“那当然了,郭威算什么?他只是形意门的一个普通武者,我爷爷二十年前,可是七杀拳门的门主,内劲巅峰大高手,曾经在草原上面,拳毙过上百头野狼....”
 
    “小虎,坐下。”老者训斥道。
 
    虎头虎脑的小家伙,只能乖巧的坐下来。
 
    不过楚州众人还是敏锐把握住了小虎的话,互相对视,都看到对方的眼中的惊疑。
 
    七杀拳门?内劲巅峰?赤手空拳杀死上百头野狼?
 
    怎么感觉像吹牛一样?草原上的狼群有多可怕,大家不是没在电视上看过,一个普通人面对一头狼都有生命危险,何况上百头野狼呢。
 
    ‘只怕这小家伙十有八九在吹牛,或者信了他爷爷的故事。’李易晨心中断定道。
 
    老者似看出众人的不信,于是叹口气道:“那都是当年的事情,自从败给一位大敌后,现在老头子连内劲大成都勉强。”
 
    “您当年那么厉害,还有谁能击败您呢?”张雨萌眨巴着大眼道。
 
    “呵呵,我当年虽是内劲巅峰,但上面尚且有半步化境和真正的化境宗师。”老者摇了摇头,意志消沉道。“当时击败我的,就是雷千绝!”
 
    “雷千绝?”
 
    众人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,不由目光一凝。
 
    这片水域被封锁,似乎就是因为雷千绝要和那个陈北玄在此决战。两人打架都能封锁西子湖,可见这两人必然地位尊崇,极有可能是某些大人物。
 
    “诺,就是在钓鱼的那个。”老者撇撇嘴,眼中还残留一丝愤怒与不甘。
 
    “他就是雷千绝?”姜初然等人一起望湖中心望去,四下打探。见那个白衣白发的老者坐在舟中,一副普通的钓鱼老翁模样,似乎看不出像什么高手。
 
    “内劲之上,是为化境宗师。雷千绝哪怕不是宗师第一人,也是能列入前五的存在。”老者长叹。
 
    当年他与雷千绝,只是隔着一个境界的区别,现在雷千绝已经威加海内,连培养出的弟子都可战宗师,而老者却气血衰退,垂垂老矣。
 
    “他们两怎么打斗呢?在那艘小船上面打?为什么不找个武馆或体育馆呢?”李易晨终于将心中的疑惑道了出来。
 
    杨超和张雨萌等等也纷纷点头。
 
    在湖面的小木船上打斗,这太危险了啊,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湖里的。
 
    “哈哈?小木船?武馆?”老者哈哈大笑,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把张雨萌等人笑的摸不着头脑。
 
    “宗师踏天地而行,临大湖而演武,才是我辈武者的意境。”老者笑容一敛,目光轻蔑道。“你说的什么武馆、体育馆,那只是普通的外劲武者打斗地方。若宗师在里面交手,可能三两下就会把整个武馆都拆了。”
 
    “有这么夸张吗?”张雨萌几人惊的目瞪口呆。
 
    李易晨虽然闭嘴不言,但眼中的不屑溢于言表。
 
    “不怪你们,自从十七年前雷千绝败于叶南天之手后,这十几年来都没怎么发生过宗师之战了。宗师平时坐镇一方,俯瞰一域,轻易又怎会开启争端?也只有陈北玄这样的少年宗师崛起,才会搅动波澜。”老者摇头叹道。
 
    这时,他忽然目光一凝,盯着某处道:“宗师来了!”
 
    不止是他,周围十几条画舫游船上的武者,纷纷起身,向某个方向看去。张雨萌等人也连忙望过去,结果开阔的湖面,一艘船的影像都没有。
 
    “人呢?”张雨萌正惊讶时。
 
    突然天边出现一个小黑点,这个小黑点先只有拇指大小,旋既变得篮球大,众人隐约能看到,那竟然是一个人在水面上狂奔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