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随即一摆手张白骑立即拿出皮包袱放在贾诩眼前

 
    “奶奶的!”看到众人都退了出去,李林又是骂了一句,又把地图拿过来,仔细的看着,过了片刻,李林无奈的点点头,嘀咕道:“贾文和啊!贾文和!真不愧是天下数一数二的谋士,这一遭,没都过你啊!”
 
    李林的手在地图上不停的笔画这,李林中计了,真的中计了,而且还是中了贾诩给李林布下的一个大圈套,有一点李林分析没错,贾诩果然给自己布下了一个网,只是自己把这个网子的位置分析错了,这个网,不是自己眼前的三座城池,和六坐大营,而是再往后,新平,汉兴,加上一条渭水的直流,加上外围的几座大营,但是最关键的,就是这个临泾上,这个临泾,便是贾诩这张大网的网口,贾诩就是要将自己引诱进来,布下一张假的网子,让自己冲破,但是自己现在才知道,这层网后面,其实还有一层更加厚的网,而正在自己一门心思想要破网的时候,贾诩便绕道自己的身后,将网口收紧,这样的话,自己便真成了网子里的鱼鳖了,还想冲破这张网子,哪是那么容易啊,贾诩可能没有能力在网子之中围杀自己,但是他轻松的就可以将自己困在网子里面,将自己围死,等到自己这条大鱼蹦跶不动的时候,便可以很轻松的将自己抓出来!
 
    所以李林现在必须要在网口刚刚收紧的时候,在回到网口,这个如今网子最薄弱的地方,然后在用另一种方法破网,实话说,李林最好的时机就是现在,自己带领大军立即回援临泾,临泾城刚刚被拿下来,自己一去,根本没啥反抗就可以失而复得,但是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抬头从营帐帘子的缝隙之中看到了外面的月光,现在是黑夜,贾诩竟然会算到自己从哪里突破,从哪里进军破网,定然也会知道,自己会反应过来,立即后撤,回军临泾,要是李林现在走,前路肯定是一步一个埋伏,自己现在不能着急,让众将士休息下来,明日天一亮,贾诩的埋伏便没了作用,自己在谨慎的撤回去!
 
    “贾诩啊!贾诩!你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啊!”李林痛苦的揉着太阳穴,郁闷道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一夜没睡,紧紧的盯着眼前的地图,想着对策,而营内的几个头领,将军,当然也是紧张的不行,李林紧张,他们更紧张,第二天,众人都是顶着两个熊猫眼跟随李林回军临泾。
 
    李林喝道:“马超!”
 
    “末将在!”马超赶紧道。
 
    李林道:“带领本部人马断后,给我记着,不管是敌军出现过几次,你都要给我小心谨慎的断后,敌军不会只有一支追兵!”李林可是想到了曹操在宛城吃的贾诩的亏,只以为敌军只会追击一次,等到第二次追击的时候就放松了警惕,促成了打败。
 
    “诺!”马超接令道。
 
    “其余众将,以我为中心,布满大军呢前后左右!谨防敌军埋伏!”
 
    “是!”众人喝道,随即,大军便立即拔营出发。
 
    刚刚从十里坡大营出发没多久,断后的马超便迎来了第一批追兵,但是被马超轻松击退,随后,又有六路追兵,分不同方向而来,幸好李林早就做足了准备,而李林也发现,贾诩更高超的一步,这六路追兵,竟然就是从他在外分布的六座大营的方向而来,也就是说,贾诩在布下这城外的六坐大营之前,便已经算到了自己会从这里撤退,而由这六坐大营的人马分别杀出,埋伏,追击自己,自己要是一不留神,只要自己大军一乱,其余几路再次杀出,六路大军,足以围歼了自己!
 
    “高!真是高啊!”李林都不由的从心里赞叹贾诩的高明,走一步,他贾诩就能算出来自己三步,甚至三步以上的计划,实在是太让李林震惊了,同时,这更让李林赶到恐惧…………
 
    大军越来越接近临泾,李林广派探马,这个时代本来就信息不发达,而现在的自己,更是需要巨大的情报来支持自己,不然自己就是跟瞎子没什么两样了!
 
    “报…………”一名哨骑飞奔而来,到了李林面前,施礼道:“禀报狼王!前方临泾城头并没有出现东羌人的兵马!也没有出现那伙黄头巾的人马!”
 
    “啥?昨夜明明…………”众人一听,惊讶不已,特别是昨天从临泾逃回来的人马,惊讶的都不出话来,纷纷看向了李林,好似自己昨夜看到的就是鬼一般,竟然天一亮,自己到了之后就没有了!
 
    “嗯!”李林点点头,自己早就想到了,贾诩撤军了,自己既然撤回来,临泾肯定是势在必得,贾诩不会在临泾这个城池里面与自己胶着,只要一看到,他的六路大军没有对自己的大军造成太大的影响,这个临泾里的兵马就迟早要被自己杀了,语气损失这么一批兵马,莫不如立即弃城撤出来。
 
    “头儿!会不会有诈?”李林身边的去卑谨慎的问道。
 
    李林摇摇头,道:“不会!命豹哥带领人马先进城,城下的在城池四周分三座大营,谨防敌军突袭就成!”
 
    “是!”去卑答应一声,不一会,豹哥也传来了消息,果然,城内的敌军已经撤的干干净净,临泾,依旧还是那个空荡荡的临泾,而李林也是缓缓的带着大军再一次进了临泾城,临泾还是临泾,但是局势可是大有不同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三十章 杖责迷当
 
    “哈哈!先生真乃神人啊!”雍州新平城太守府上,张白骑大笑着走了进来,激动的连问好都已经忘了,上来就立即给贾诩一剂夸奖。
 
    孙观也是笑道:“呵呵!这一会,让他李林再嚣张,直接灰溜溜的跑了回去,看他还有啥能耐!”
 
    “对!对!下一回,定然要了他李林的脑袋!”彭脱大笑道。
 
    看着众人其乐融融,就好像这场战争已经胜利了一般,可是贾诩则是一直紧皱眉头,默默不语。
 
    迷当带着迷胡缓缓的走了进来,正在调笑的黄巾军将领立即面色一整,迷当上前对贾诩一拜,道:“拜见军师!”后面的迷胡也学着大哥的样子,对贾诩行了一礼,道:“拜见军师!”迷胡估计都不明白则个军师到底是具体干嘛的,但是一个营中,军师比主帅的地位还高,也就是在张白骑和贾诩这里了……
 
    贾诩缓缓一点头,眼睛半抬半不抬的,让迷当都有些发毛,贾诩道:“你们伏击怎么失败了?”
 
    迷当一听,知道这些汉人肯定会问这件事,想想身后的弟弟,迷当决定替弟弟将责任承担下来,当即单膝跪地,对贾诩道:“禀告军师,我一时疏忽,造成打错,还请军师怪罪!”
 
    迷糊一看自己大哥直接跪下来,当即就不乐意了,看着迷当道:“大哥,你这是干啥!”随即,看着贾诩,迷胡道:“哼!是我最先冲出去的,要怪,也怪我,跟我大哥没关系!”
 
    “弟弟!”迷当立即埋怨的吼了一句,迷胡当然是依旧不乐意,道:“哼!大哥跟我出生入死,你就在这城池里面老老实实呆着,你凭什么说我大哥!”
 
    “大胆!”贾诩身边的黄巾将领立即喝道,孙观怒声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敢和先生这样说话!”
 
    “怎么啦!我说的不对吗?”迷胡立即喝道,显然一根筋的他是对这些个汉人没有一点害怕的。
 
    迷当立即斥责道:“弟弟,不得放肆!”
 
    “咳咳!”贾诩咳嗽了两声,还在怒斥的黄巾军立即停了下来,迷胡也是纳闷的看着众人,中间的老头一咳嗽,怎么这些人这么的听话,直接就闭嘴了。
 
    贾诩看着迷当,缓缓道:“迷当!你贵为元帅,贻误战机,不然那李元杰怎么会逃回了临泾,你知罪吗?”虽然现在李林飞速撤回了临泾,看似是被贾诩赶跑,无奈只能走回头路,但是其实李林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损失,只是表面上损失了千百人马,军心有些损失罢了,但是真正的主力,根本一点没有损害,正是因为迷当埋伏马超失败,若是将马超的西凉军围歼,更好的结果甚至会将手来赶上来的去卑人马围歼,这简直就是给了李林致命一击,李林以后哪里还会有力气轻松的撤回临泾,而挡住了贾诩六路兵马的围堵,所以迷当这个罪过,可是大了。
 
   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,听到迷当埋伏失败之后,贾诩是真有点后悔用他们东羌人的人马在外埋伏,这个迷当,自己嘱咐的很清楚,但是竟然马超的大军刚刚冒头就杀了出去,让西凉军可以轻松撤出来丧失了一个这么好的机会,贾诩心里怎么会不气呢?
 
    迷当一听贾诩的话,羞愧的低下头,道:“我……知罪了!”
 
    “什么罪!”迷胡一根筋,当然不知道这个什么计策的重要性,立即喝道:“我大哥犯什么罪啦!你要干什么!”
 
    “嗯?”贾诩一瞪眼睛,轻声喝道:“难道你还想造反吗?”别看声音不到,但是蕴含着千斤的气势,身边的张白骑手立即握住了腰间的刀柄,其余的将军也是立即握住了自己的兵器。
 
    “你们要干什么!”迷胡喝道:“我大哥乃是东羌人元帅,你们凭什么可以治罪!再说,大哥犯什么罪了!”
 
    贾诩轻轻一摆手,让张白骑不要激动,轻声道:“哼!你大哥延误战机,让马超大军安然撤退,这!便是大罪!”
 
    “哼!”迷胡冷哼一声,道:“我大哥奋勇杀敌,带领我东羌勇士勇往直前,那些汉人跑的快,我们有什么办法!”
 
    “迷胡!”迷当立即喝道:“赶快给我老实点,我确实有错!”
 
    迷胡很是不理解的看着大哥,道:“大哥,咱们乃是大王的勇士,凭什么让他们治罪!”
 
    “是吗?”贾诩忽然轻喝一声,随即一摆手,张白骑立即拿出来了一个狼皮包袱,放在贾诩眼前的案子上,迷胡当场闭嘴,低下了头,贾诩挥手放在了狼皮的包袱上,轻声道:“哼!徽里古大王赐予我临场专断之权,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吗?”
 
    “我…………”迷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缓缓单膝跪地,脸上依旧是万分的不服。
 
    贾诩缓缓道:“有错就要罚,但是念在迷当任然要带兵,这样吧,大帅!”
 
    “是!”张白骑连忙答应,你看啥时候有这么牛逼的军师,自己在那里坐着,大帅在一旁站着,军师一叫大帅,大帅还要连忙点头答应。
 
    贾诩道:“就给迷当四十军棍吧!以儆效尤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张白骑大营一声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