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正有一个青色旗袍的绝世美女打着油纸伞

 
    西子湖上,越来越多的武者从全国各地赶来,甚至包括不少金发碧瞳或短小黑瘦的外国人。
 
    “好多人啊,竟然还有这么多外国人?他们也是武者吗?”张雨萌咋舌道。
 
    “你以为外国就没有武者吗?内劲只是武道一种,横练、古泰拳、格斗秘术等等,都能培养出不逊色于内劲武者的高手。如雷千绝的弟子‘西蒙’,他就是一位学贯中西,内外兼修的大师级人物。”七杀拳门的老者说道。
 
    “雷千绝威震海外数十年,隐隐有海外华人界第一宗师的名望。他的弟子西蒙,更是被加拿大华人圈的龙头级人物,洪门大佬。而陈北玄则年少成名,不满二十岁修成化境,击杀了临州陆家的宗师陆天风。这两人的交手,必然是空前璀璨一战,便是在非洲都要做飞机赶过来呢。”
 
    “这么厉害?”张雨萌吐了吐小舌头。
 
    姜初然和许蓉妃也都暗暗心惊。
 
    李易晨正四处打量着,突然目光一凝,看向一处,拍了拍身边的韩少道:“韩少,你看那是不是顾氏集团的董事长顾宣怀?”
 
    “咦?还真的是呢?”韩少一眼望去,顿时满脸惊诧。“顾氏集团可是上市企业,资产上百亿,顾宣怀更是上市公司董事长,他怎么会来这里?他前面的老者是谁?”
 
    他们两所说的顾宣怀,是鼎鼎大名的顾氏集团董事长。
 
    去年胡润富豪榜,挤进了前百位,是数一数二的大富豪。这等大富豪,放在江南省也能排进前十甚至前五,是省长的座上宾。
 
    而这位大富豪,此时却毕恭毕敬的站在一位清绝老者身后。
 
    “你们说的顾宣怀是谁,我不知道。但他前面那人,是武道世家顾家的家主,半步化境,距离宗师也只有半步之遥。与你们形意门的孙无敌齐名。可惜孙无敌被陈北玄手下的横练大师撕去一臂,恐怕实力十去八九了。”七杀门老头冷笑道。
 
    ‘顾家家主?半步化境?’
 
    李易晨和韩少等人瞳孔都一缩。
 
    这代表的意义是什么,他们怎么会不明白。顾宣怀是堂堂身价亿万的大富豪,却屈居于顾家家主之后,岂不是说明,半步化境的地位,要比身价数十亿的大富豪都要强?
 
    “天都集团的董事长任远航、青藤药业的董事长李景龙、苏城集团的总裁吴秀柱...”
 
    接下来,李易晨等人认出了更多名扬华夏商界的大亨、巨富。这些顶级富豪们,无一例外,都屈居在他人之后,在他们身前,都站着一位位或男或女的老者或中年人。
 
    七杀门的老头如数家珍的爆出这些人的名号:
 
    “西南任家的家主、青藤李家的家主、八卦门的扛旗人...”
 
    越说下去,李易晨等人越惊,这武道界的势力太庞大了,几乎涵盖华夏各行各业,甚至包括国外巨头企业。而在这里,那些董事长、总经理虽然身价亿万,却只能屈居在武道强者之下。
 
    “这些人都是当世精英级人物,他们聚集在一起的力量,甚至足以买下某些小国,让省长退让。但现在,这些人却只能在一边观战,那雷千绝和陈北玄两人,又有多强大多尊贵呢?”
 
    李易晨与韩少对视一眼,有些明白,为什么省政府会下文件封锁西子湖了。
 
    这是真正的大人物啊!
 
    一刻钟、两刻钟、三刻钟....
 
   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从日上中午,一直到黄昏西下,湖面上更是下起了小雨。江南春雨迷离,如千愁百转的丝线,缠缠绵绵。
 
    女孩子们早就躲进船舱里,但那些武者们却丝毫不在意,依旧站在船头,静静等待。
 
    “那陈北玄到底来不来了啊。”张雨萌伸出小脸,皱巴巴的道。
 
    “雷千绝都不急,你们急什么。”老者盘腿坐在船上,丝毫不显急躁。他旁边虎头虎脑的小孙子,此时也有学有样的盘腿坐着,在打坐练气。
 
    “可是....”张雨萌正要说着。
 
    突然只见老者猛的睁开双眼,而周围一艘艘船上的武者们,也纷纷站起来,一阵阵声音传来:
 
    “陈北玄来了!”
 
    “宗师之战要开启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看看他长什么样,二十岁的宗师啊,太罕见了。”
 
    平静的西子湖上,此时如同炸开了锅一般,一位位地位尊崇的家主掌门、大公司富豪,都翘首望去,如同粉丝见到偶像。
 
    “来了吗?”
 
    姜初然和许蓉妃也匆忙跑出船舱,垫脚看去。
 
    只见雷锋塔下,夕阳晚照,朦胧的雨雾中,一艘乌蓬小船悠然驶来。
 
    在船头立着一个身着黑衣的青年男子,他容貌俊美,几如天神。在他身边,正有一个青色旗袍的绝世美女打着油纸伞,两人站在一起,如同天仙璧人。
 
    “那就是陈北玄吗?怎么感觉和陈凡有点像啊?”张雨萌有些迟疑道。
 
    “是啊,真的和陈凡哥哥有七八分相似,就是他比陈凡哥哥帅得多,而且个头也高了一大截。”许蓉妃也非常疑惑。
 
    姜初然见到那男子时,先是一惊,后来看清后才松口气,心中滋味难平。
 
    她既希望那男子是陈凡,又不希望时,无比纠结。
 
    倒是韩少突然惊道:“那个青衣美女,不是咱们临州陆氏集团的CEO,陆燕舞吗?她可是我们临州上层社会中的女神,追求她的大少精英不知多少,难道她也是武者?”
 
    李易晨等人无语,不知如何回答。
 
    这时,坐在湖心小船上的钓鱼老翁,终于缓缓站起身来,摘下斗笠,露出满头白发,和一张如年轻人般的脸盘。
 
    身材魁梧,鹤发童颜,赤足白衣。
 
    正是洪门大宗师雷千绝。
 
    只见老翁体内,发出如同雷鸣地火一般的巨大声响: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终于来了!”
 
    “我在这西子湖畔等了整整三个月,才等到你的到来,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!”
 
    巨大的声音响彻整个西子湖水面,如同狂风巨浪般呼啸而过,把张雨萌等人震的纷纷捂住耳朵,摇摇欲坠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