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

每一道都有钢筋墙壁般坚韧但在陈凡的匹练刀芒

  “雷千绝?”乌篷船上的青年男子抬头望去,眼中青芒闪耀:“我来杀你了!”
 
    他说完,一步踏出,落在水面。
 
    轰然之间,平静的西子湖掀起滔天巨浪,诸多船只左右摇晃,几如坠入怒海。
 
    PS:第三更奉上,后面还有第四更呢,第四更应该在12点左右,这次尽量不会迟了,求月票啊O(∩_∩)O(未完待续。)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197章 武道巅峰(第四更,为rewee大盟加更6/12)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陈凡一步踏出,落在平静的水面上,瞬间整个西子湖都颤抖一下。
 
    只见他整个人已经如同利箭一般激.射出去,在西子湖上拉出一道长达上百米的白色水痕,就像破冰船般劈开湖面,掀起浩大的浪潮。
 
    这道长长的白浪,一直从乌蓬船边延伸到雷千绝所在,仿佛蛟龙乘风破浪。
 
    上百米的距离,在陈凡脚下,只是一瞬间踏过的距离。陈凡踏水而行的速度,比起太极宗师陈九阳来说,何止快了几倍?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一声巨响,雷千绝飞身而起,而他乘坐了三个月,每日垂钓的木头小船已经被陈凡撞的粉碎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果然没让我失望。”
 
    雷千绝哈哈大笑,在空中如鸟翅般展开双臂,两道云烟雾翅在他背后伸出,白发老者在空中滑翔,似大鸟一般落到了数十米开外的水面上。
 
    他原先所在地,早就变成了一堆枯木残骸。
 
    陈凡站在那,缓缓收回拳头,转过身体,眼中青芒暴涨,射出寸寸璀璨神芒:“雷千绝,这一拳是报你胆敢挑衅我之仇。”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当知道,到了你我这等境界。徒弟之仇,女人之恨,不过如骷髅白骨。唯有进窥神境,才是我等的最终目标。”雷千绝背后云翅展开,赤足踏在水面上,侃侃而谈,丝毫看不出他是为徒弟报仇而来。
 
    “如陆天风之流,又怎晓得我辈武者对武道的追求?他入了宗师却数十年碌碌无为,卡在化境初期,不得寸进,才被你轻易斩杀。而我十七年前就已经迈入化境中期,现在更是晋级化境巅峰。当世之中,能与你我比肩者,不过屈指可数几人。”
 
    “哦?这么说,你不想报徒弟之仇了?”陈凡眼中青芒稍微收敛一丝。
 
    “哈哈!林虎只是我一个普通弟子,像他这样的,我有几十个,他技不如人胜败而亡与我何干?”雷千绝哈哈大笑。“但能在挑战叶南天之前,遇到你这样的高手,我又怎能留手?”
 
    他猛的收敛笑容,目放寒光道:“我当斩了你,以印证我的武道,作为挑战叶南天的资粮。”
 
    说完,雷千绝猛的一展背后云翅,整个人脚尖在水面轻点,如同蜥蜴在水面划行,又似羚羊蹬脚,轻飘飘的冲到了陈凡身前,双手一合。
 
    “轰隆隆!”
 
    湖水被一股浩瀚的力量引动而起,凝成两个巨大的手掌,向中间一夹。这湖水巨掌完全是雷千绝凭借强大的真力凝聚而成,他的真气强大到不可思议,竟然将柔软的湖水,凝成钢铁般坚硬。便是一辆小轿车在这里,也会被巨掌压成粉碎。
 
    “破!”
 
    陈凡撮指成刀,横空一划。
 
    只见一道青色刀芒隔空闪过,把两旁的巨掌从中间切成两段。坚硬如铁的巨掌,竟然挡不住他凝气一刀。没了真气的支撑后,透明巨掌瞬间化作清水散入湖内。
 
    而此时雷千绝的第二击已经到了。
 
    他握手成拳,遥遥一击打来。雨幕之中,只看见一道半透明的无形气劲横穿过虚空。这道气劲本来是无形无色,但由于雨水落下,所在半空中拉出长长的痕迹,就如同子弹打入水中一般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陈凡再次凝聚刀芒,长达近三尺的青色刀气斩在了这透明拳劲上面。那透明拳劲竟然支撑了片刻,才被刀气斩断。
 
    “咦?”陈凡轻呼一声,雷千绝比起三个月前,尽然更有进步。
 
    一般的武者修成的内劲,往往粗糙不堪,比起修仙者的真元相差甚远。就仿佛木块和钢刀的区别,所以陈凡哪怕以筑基期的修为,也能横扫诸多内劲武者,甚至赤手空拳搏杀了陆家宗师‘陆天风’。
 
    但雷千绝的拳劲,却无比凝聚,几近于实物。这样的内劲,和修仙者的真元已经没有什么差别。此时陈凡与雷千绝的区别,仅仅在于他五百年的战斗经验,以及通宵各种道法神通,和青帝长生体罢了。
 
    “我没想到你的内劲能凝练到这等程度,假以时日,你入神境并非不可能。”陈凡点头道。
 
    “普通武者,只知道增加内劲数量,却不晓得,质量才是王道。我翻遍典籍,每一位踏入神境的武者,他们大多劲气凝如实质。可见质量不到,此生也无望入神。”雷千绝笑道。
 
    “好,再接我一刀。”
 
    陈凡踏步上前,撮指成刀,璀璨的青色刀芒暴涨,竟然长达数丈。
 
    雷千绝连连挥袖,在湖水中掀起巨浪,抬出一道道透明水墙。这些湖水凝聚的水墙,都灌注了他无匹真劲,每一道都有钢筋墙壁般坚韧。但在陈凡的匹练刀芒面前,却如同豆腐块般,被轻易斩破,一划而过。
 
    “你这是什么武功?”雷千绝微微变色,身形猛的暴退。
 
    只见他脚下被青色刀芒硬生生劈出了一道长达数丈的刀印。刀气远达湖水深处,湖面被劈开,露出泥沙俱下的湖底。
 
    “我此刀为‘太古五行气兵’,有五种变化,五行相生相克,运转不休。可惜我只炼成一式‘青木气兵’,否则刚才那一刀,就能斩你。”陈凡轻叹道。
 
    真武仙宗有真武法剑,无坚不摧,可破万法。
 
    而五行仙宗同样有秘传道术,名为五行气兵。五行仙宗擅长御气,若有修成五行圣体的真传弟子在这里,同时驾驭五种气兵,威力平增数十倍以上,任雷千绝再强,也能一刀斩杀。
 
    “好个‘五行气兵’,真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的绝学。陈北玄你的武学,往往别出心裁,恢弘大气,不愧是二十岁就登临宗师之位的天才。”雷千绝抚掌赞叹,但眼中寒意更甚。
 
    “不过你不该在这江南烟雨天气,于这西子湖上与我战斗。”
 
    “我在北极冰原之上创出了千机引绝学,更在大熊湖的冰面上面悟道十年。在水上,我的武学比平时还要强的多。”
 
    只见雷千绝屈指连弹,如同音律大家在手挥琵琶。
 
    ‘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,大珠小珠落玉盘!’
 
    这漫天烟雨仿佛都被雷千绝这双巧手引动,化为无数钢珠一般,如弩箭激射,刹那间笼罩了十丈方圆。雷千绝的真气运用的出神入化,并且随时借用环境,其武道实力,比起陆天风强不知多少倍。
 
    “来得好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