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可以把厚厚的北极冰面都切割成碎片但在这无坚

 张雨萌、许蓉妃等人也看的目瞪口呆,整个人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。
 
    而李易晨则紧紧攥住拳头,死死的看着这一幕,心中升腾起一个想法:‘我如果有他们的能耐,还需要努力向上奋斗什么?到时候陈凡哪怕是江北大佬又如何?我一手就能捏死。’
 
    只有姜初然在旁边微微皱眉,别人都被打斗惊住了,但她好歹见过陈凡赤手招龙的一幕,有些心理准备。
 
    ‘但我怎么觉得,这个陈北玄的声音,有点耳熟,在哪里听过似得....’
 
    姜初然心中暗奇。
 
    而此时,雷千绝已经使出压箱底的功夫,千机气网,将陈凡牢牢困在中间。
 
    ......
 
    “雷千绝的武道,已经近乎于法术神通了。”陈凡暗叹一声。
 
    他还是筑基后期时,可以暴打陆天风,因为陆天风无论肉身还是真气的凝练度,都比修仙者要差无数倍。陆家云手比起真武仙宗的武技,更是低几个档次。
 
    但雷千绝不同,雷千绝已经到了宗师巅峰,纯以境界说,可媲美通玄后期。他一身真气之雄厚,几倍于陆天风。哪怕比起陈凡,也只是稍弱一筹。关键他真气凝练,近乎于真元,单凭这等能耐,雷千绝已经不比普通的通玄初期差多少,只是不懂法术神通以及法器罢了。
 
    “可惜,你来晚了三个月,若三个月前你找我,我恐怕神通尽出,也只能和你战个五五开。但现在,我已入通玄。”
 
    面对着铺天盖地交织而来的千机气网,陈凡眼中神芒暴涨。
 
    一入通玄,神通自生!道法仙术,信手拈来。
 
    通玄和筑基是完全两个不同的层次,筑基期还像武者一样依赖真元战斗,而通玄,已经可以驾驭天地之力。
 
    “雷千绝,现在就让你看看,真正的通玄之威!”
 
    陈凡散去手中的青木气兵,伸出一只晶莹剔透的手掌,然后猛的一握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漫天丝雨此时竟然凝聚成道道水剑,这水剑每一道都有寸许长,纯粹由雨水凝聚,晶莹剔透,剑刃闪耀着光芒,显得无比锋利。一刹那间,这江南烟雨所在地,竟然变成了修罗杀场。
 
    “怎么可能?”
 
    雷千绝此时终于脸色大变。
 
    他挥舞袖袍,击散了一道道激.射而来的透明水剑,但那水剑无比凝聚,如同真的钢铁铸就,把雷千绝震的双手生疼。
 
    而他好不容易组成的千机气网,在这众多水剑之下,尽数被斩成碎片,再也无法成形。
 
    陈凡一步踏出,赤手在空中一划,这漫天水剑此时如同万剑归宗一般,汇聚到陈凡身后,然后长长排列一线,聚成一道风暴剑龙。
 
    “雷千绝,你尝尝我这御水成剑之术。”
 
    陈凡手一挥,水面轰然炸开。无数道水剑组成一道白色的匹练,冲过数十米的空间,向雷千绝劲.射而去。
 
    在外人看来,陈凡仿佛驾驭着无数柄飞剑,最后凝成一道长长的剑芒,这道剑芒有上百米长,横贯湖面。整个湖水都被凌厉的剑气切开,露出一道深深的沟壑。
 
    连雷千绝都会真气御水,何况是通玄期的修仙者。
 
    此时陈凡施展的,正是纯粹的法术。
 
    凝水成剑一千三百,剑斩雷千绝!
 
    “给我起!”
 
    面对这万剑劲射而来,雷千绝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,他浑身真气凝聚,袖袍鼓胀开来,白发飘散,根根竖气。只见他双手如同举着千斤重物,在虚空缓缓上抬。
 
    而平静的湖面,竟然抬起了一道道水墙,这些水墙有一丈高,一尺厚,刚刚升出水面,就迅速凝聚成冰墙。此时雷千绝已经将他数十年苦修的极寒冰劲,发挥到极致。
 
    “轰隆隆!”
 
    一千三百道水剑,首先冲破了雷千绝凝聚的七面冰墙。这七面有数尺厚,凝聚厚厚结冰的墙壁,竟然被这纯粹的雨水组成的剑气给冲垮。
 
    不过击溃七面冰墙后,水剑也只剩下九百道。
 
    这九百道水剑,又遇见了道道白线组成的千机气网。
 
    “叮叮!当当!”
 
    这是坚如钢铁的水剑和看似柔嫩,其实能切断金刚的白色丝线撞击的声音。雷千绝苦修十年的千机气网,何等之坚韧,可以把厚厚的北极冰面都切割成碎片,但在这无坚不摧的水剑冲刷之下,竟然也被重开。
 
    五百道剑气,冲到雷千绝身前。
 
    “噼里啪啦!”
 
    雷千绝三尺之内,被他无铸的罡气充满,这护体罡气几乎凝聚成实质,肉眼可见的云气翻腾,真气激荡。纯粹靠真气凝聚,就可媲美钢铁,便是一柄狙击枪射出的子弹,恐怕也要被罡气阻拦。
 
    正是宗师赖以横行现代社会,不惧普通武器的护体罡气。
 
    五百剑,三尺距离。
 
    三百剑,两尺距离。
 
    一百剑,一尺距离。
 
    最终突破罡气,冲到雷千绝面前的,也只剩下十九道水剑。雷千绝一拳打出,不带任何真气,纯粹凭借肉身,竟然硬生生击溃了这十九道可斩钢铁的水剑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,我这十年苦修,你以为是开玩笑的?”
 
    “我在北极冰原上苦练了十年,若没有一身超强的横练功夫,又怎能独自一人存活在冰原上十年呢?”雷千绝赤脚踏在湖面,傲然笑道。
 
    他不仅仅是一位化境巅峰的宗师,赫然还是一位横练大师,甚至可能是横练宗师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