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xxx

就这样穿着黑衣踏在水面上面似是放弃抵抗

 
    “幸好,自从败给叶南天之后,我多做了手准备。”
 
    “陈北玄,现在让你见识一下,我这三个月在西子湖上垂钓的功夫吧。”
 
    雷千绝目光一凝,猛的一跺脚:
 
    “起!”
 
    湖面忽的一颤,然后开始沸腾起来,无数条死鱼死虾浮出水面。它们纷纷肚皮向上翻腾,浑身布满白霜,赫然是被冻死的。
 
    “刺啦!”
 
    湖水裂开,现出一张晶莹剔透的巨网。巨网由无数道冰晶丝线组成,根根凝成实质的冰线,如钢铁般坚硬。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,这张巨网竟然长达百米,将整个三十丈方圆全数笼罩。陈凡与他的长剑,赫然在其中。
 
    “我三个月来,每时每刻,都在以真气凝聚冰线,于这西子湖中编制出一道真正的‘千机气网’。”雷千绝长叹道。“这道气网,本来是为叶南天准备的,没想到却用在了你的身上。”
 
    “陈北玄,来尝尝我这用北极冰原寒气凝聚而成的冰线气网吧。”
 
    他一说完,巨网腾空而起,以陈凡为中心,向上飞腾,似乎要把陈凡彻底围在其中,如捕捉鲨鱼的渔网。
 
    众人震撼,没想到还有这等变故,雷千绝不愧是雷千绝,威震海外华人界的第一宗师。
 
    罗蒙见到老师压箱底的功夫拿出来,终于轻舒一口气,放下心来。
 
    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巨网,陈凡面色不动,只是双手一压,轻喝一声:
 
    “斩!”
 
    水剑轰然斩下,劈在了冰晶巨网上面。
 
    诸多武者本以为这会是火星撞地球的一击,是神境法术与宗师真劲巅峰的碰撞。结果出乎所有人,包括雷千绝的预料。那道大型水剑一碰到气网,竟然轰的散开,化为澎湃的水流。
 
    巨网既然是网,自然有无数个网口,十数吨的湖水就从这众多网口中流了出来,然后在半空中再次凝聚成水剑,当头向雷千绝斩来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疯了?”
 
    雷千绝勃然失色,不敢相信,陈凡这是要和他同归于尽的节奏?
 
    他双脚猛的一弹,背后白色云翅展开,受到无匹真劲的灌注,雷千绝脚下的湖水竟然呼的向下形成一个凹型。而雷千绝本人借助这股反作用力,早就如流星般向后射去。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巨剑带着万钧之力砸下,在湖水上斩出一道长达近三十米的裂痕,碧绿的湖水向四周翻腾开来,形成一米高的浪潮。
 
    雷千绝白发披散,狼狈不堪的逃过了这一击,但却再没法保持自己的形象,被漫天湖水冲成了落汤鸡。
 
    他放眼看去,就见到陈凡站在冰晶巨网中,仿佛无视即将合拢的气网,而是屈手一握。
 
    “再斩!”
 
    湖水爆开,无数道水柱冲天,再次凝聚成巨型水剑,只是这次只有四丈多长,显然之前的那一剑,消耗掉了不少的法力。
 
    雷千绝继续狼狈不堪的逃窜。
 
    “第三斩!”
 
    “第四斩!”
 
    “第五斩!”
 
    陈凡刷刷的连出五剑,把上千米的湖面劈的混沌不堪,裂痕出处。雷千绝狼狈逃窜,几次千钧一发之下从湖水巨剑中逃开,但越来越无力,距离被斩杀也就再多几剑的时候。
 
    不过雷千绝此时反而忽的站定,不再躲避,哈哈大笑道: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以为能抢在我千机气网合拢前,将我斩杀,现在呢?”
 
    众人闻言一惊,定眼看去,只见那上百米长的冰晶巨网,已经完全合拢,成一个鸟笼形。而陈凡就是这白色大型鸟笼中的唯一一只鸟。
 
    “聚!”
 
    雷千绝低喝一声。
 
    冰晶巨网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,向内收缩,一根根钢铁一般的冰晶,此时越发粗壮。众人都能想到,当巨网最后缩成一团的时候,任里面再是武道天才、绝世强者,也会被压成无数碎片。
 
    这就是雷千绝在极地冰原上面苦修十年的最后底牌。
 
    他虽然被迫在这一站中拿出来,有些遗憾,不过能击杀陈凡这位进窥神境的大强者,也不算辱没冰晶巨网的名头。
 
    “哎!”
 
    面对逐渐压缩而来,寒气直冒的巨网,陈凡忽的一叹,散去了半空中只剩下三丈的水剑,双手垂下,就这样穿着黑衣踏在水面上面,似是放弃抵抗。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是我此生遇见的最惊才绝艳的对手,哪怕十七年前的叶南天,比起你也相差甚远。”雷千绝口中赞叹着,但目光冰冷,丝毫没有半点手下留情。
 
    到了他这等宗师境界,自然知道一丝心慈手软,都会造成惊天大祸。
 
    “可惜了啊,他若再等十年,必然可败雷千绝。”陈九阳摇头叹息。
 
    众多武者也都甚为遗憾,陈凡惊艳绝世,天下无双,竟然以这样的形式落下帷幕。
 
    “走吧。”
 
    杜姓老者拍拍脚下的巨蛇,准备离开。
 
    张雨萌等人也都叹了口气,相比起白发糟老头雷千绝,她们自然更倾向于同龄人的陈凡。
 
    “十米、五米、三米...”
 
    很快,巨网已经凝成两米左右的冰球,一丝缝隙都没有,已经看不到里面的陈凡了,距离陈北玄被压成碎片,也只有几秒钟的事情。
 
    这时冰球之中,忽然传来陈凡的轻笑: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